這些天,老是和一位護士在嘔氣,對方還是一位年輕乖巧,不,看起來乖,但絕不巧,就形容她是年輕文靜吧!其實看得出來她很盡心在做事,也懂規矩有愛心,但奇怪的是,每次和她打完交道,我就一肚子火。

想想自己年紀一把了,過去人人都稱說好脾氣,怎麼會在這個當頭跟護士過不去?這不正是所謂晚節不保嗎?犯得著嗎?心裡愈想愈不是滋味,乾脆,把它記錄下來,為自己留下另一種記錄。

星期ㄧ,早班的護士換了一個,就是剛剛提起的年輕文靜的那一位,其實與她並不是初次相識,前幾次住院也遇到過,不過,這次的印象特別深。剛一開始,其實應該算是相見歡的,我的止痛貼片應該是傍晚才滿三天的期限,她卻提早在上午就幫我換新。不過,之後,就是一連串的恐怖回憶。

我人工血管的蝴蝶針頭也是在週一屆期需要更換,那當然是需要藉助這位護士的巧手,她才處理到一半,就讓我想起原來已經遺忘了的一場惡夢。經過好幾度的化療之後,我的黏膜組織普遍受到影響,其中一個麻煩便是皮膚變得很脆弱,有一次,就是在更換蝴蝶針頭的時候,護士一撕開貼在皮膚上的那一層op膠膜,就出現了胸口的皮跟著被掀開的慘劇。之後,我外甥女Jenny馬上幫我拿來她們公司(3M)的新產品「無痛保膚膜」讓我備用,果然,在上膠帶之前噴上無痛保膚膜,都不曾再出現皮膚對膠帶敏感,甚或因而受傷的事件。

去年底的那一次住院吧?當第一次遇到這位年輕護士的時候,也碰到正好需要更換蝴蝶針頭,而她卻堅持不肯讓我們用這保膚膜,因為,她認為那會破壞無菌狀態。她很堅持,在那當下我們只好依她,不過事後我越想越不對,那,3M這產品難道是違禁品?而,為何其他資深的護士都未曾阻止過?於是向護理站求證,後來,大概是被人指點了,她才跑來說,你們當初怎麼沒告訴我那是無菌的?天哪!護理是妳的專業耶,碰到沒見過的新東西,是該怪誰無知?這就是我與她的第一次接觸。

因為護士們知道我的皮膚對一般膠帶過敏,之後大多不讓我再貼op膠膜,而以嬰兒透氣膠帶(比較不容易引起過敏)浮貼的方式替代,噴不噴保膚膜差異也就不麼必要了,這次住院,我甚至忘了帶無痛保膚膜。沒料到,星期一這位護士還是遵循著一般標準程序,不但貼上了op膠膜,還在四周加強以膠帶密實的包覆著。果然,還不到半夜,那貼上op膠膜的四周就奇癢無比,實在無法入眠,只好請來大夜班的護士,將針頭拔掉,緊急為皮膚做些護理。隔天一早,趕緊採購保膚膜,重新再挨上一針。

也許是受到這個不愉快經驗的影響,也或許是這些日子天天疼得要命,脾氣本來就比較差,我對這位護士就愛理不理的。週二中午,十一點五十來分,這位護士緊急告知已安排好耳鼻喉科的轉診,醫生已在診間等待。我心想,迫近中午下班與午飯時間,不好讓醫師久等,便催促護士趕緊沖管(平常大概需要兩三分鐘),好拔了針趕快出發,我盯著時鐘看,等了快五分鐘還不見她來拔針,一股無名火就噴上來了,我拄著點滴架直接衝到護理站找她拔針總可以吧?沒料到,她並沒有急事在忙,看到我來,也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還是在那邊東摸西摸的。另一位資深的護士告訴我,原來是那會診後來又取消了,因為她們認為那一位醫生可能沒辦法解決我的困擾。天哪!我這一頭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而她還能這麼慢條斯理,既不趕忙拔針,也不立刻通知變更,真是輸給她了。

因為有不明原因的發燒而緊急入院,自從這次住院(上週二)以來,一方面抽血做細菌培養,看是哪一種(或有沒有)細菌在作怪,另一方面,在未排除細菌感染之前,每天上午10點、下午5點、晚上1點,固定做泛用性抗生素的靜脈注射。週三上午,我想應該是已經對她起了極大的反感,怎麼看她都不順眼,她照例在十點過後進來要做靜脈注射,順帶發早餐飯後的藥,她又和昨天一樣,把藥擱在一邊,急著要先為我接上針頭做注射,我冷冷的問她:可不可以先吃藥,她也若無其事的回答著:當然可以啊。我的火又上來了,我質問她,晚餐飯後的藥下午5點發,那麼一天四次的藥,上午10點多才發會不會太晚了?沒想到她只避重就輕的回嘴說,我看你都睡得很晚,所以晚一點再進來發藥,天哪!這叫專業的回答嗎?10點半吃早餐藥,十二點半吃中餐藥,這不會太近了嗎?不會出狀況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股氣還憋著,沒想到她把抗生素的藥劑注入,並接上針頭開始注射之後,很平靜的告訴我:血液培養的報告出來了,沒有發現細菌。這下我終於又忍不住了,我問她:既然確定沒有細菌,難道不該有專業的警覺,意識到抗生素應該可以不必打了嗎?我沒進一步質疑她,知不知道抗生素讓許多懂得養生的人避之唯恐不及,我怕,多問她一個問題,我會多一次受到內傷,因為,那時她只回答我:沒能問到主治大夫。天哪!這叫事病如親的態度嗎?

接二連三下來,形成了惡性循環,她見到我像老鼠見到貓,我見到她則不願意配合回答,活像是人們口中的脾氣古怪的老病人。一直到現在,還是見了就氣,沒有例外。

是老了?病壞了性子?痛到沒了風度?都有吧!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或許每一個過去傳說中的脾氣古怪的老病人,也都有類似的這麼一段自我告解的過程吧!不過,我還想再聲明一句:我可不是對每一位護士都犯過敏的,獨獨碰上她,我的脾氣才會不由得的古怪起來。

日崑 於2006.04.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