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林日峰是卓越雜誌的創辦人,在郝伯村擔任行政院長前後的那段期間,成功的以一系列的「卓越早餐會」,開啟產、官、學、研,大規模面對面直接互動的風氣,因而蔚為一時佳話。可惜在卓越雜誌聲勢鼎盛之時,因為財務槓桿運用失當發生週轉失靈,而無奈的將經營權易手。

不久之後,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的所長賴春田,在事務所為他準備了一個辦公室,給了他一筆不小的預算讓他自由發揮,就連職銜都自己決定。哥哥由於是經營媒體出身,深知智識管理的重要性,就為資誠設立了智識「服務」辦公室,將自己的頭銜訂為智識總監(Chief  Knowledge Officer),為何不稱為智識「管理」辦公室呢?他知道這是一份需要彎下腰來做的工作。這是台灣會計師事務所的創舉,即使在國外,當時也還沒有幾家會計師事務所有CKO的設置。

很快的,他把那個部門建制為一個將帶四個兵的單位,主要的任務,就是將資誠全球聯盟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 (PwC) 最先進的會計新觀念帶進事務所內,並讓國內社會也能同步分享這些革新的觀念,他的代表作就是「企業價值報告」(Value Reporting),除了受到財經專業報紙以二版整版介紹之外,他還擔任企業價值報告的代言人,親赴國內知名大學之EMBA開課擔任講席。

四年多前,哥哥因為肝癌過世,臥病期間他曾與我談起他與資誠的因緣。他在政大會計研究所攻讀碩士的時候,曾經選擇資誠作為實習的事務所,因此,資誠算是他的第一個東家,研究所畢業之後,進入亞洲化學擔任財務副總,恰好資誠又是該公司的簽證事務所,而當時賴春田會計師正是簽證團隊的主簽會計師。由於他們兩位都算是俊美挺拔的大帥哥,因此,一時瑜亮之傳言不逕而走。哥哥在過世前不只一次告訴我,在他從事業上剛退下之際,就蒙賴所長的知遇之情,臥病期間又仍一直受到關照,他真的不了解,為什麼資誠會對他這麼的好?我知道:一時瑜亮是假的,惺惺相惜才是實情!

哥哥過世前一晚,資誠的執行長薛明玲會計師在與哥哥話別之後,將我拉到一旁,問我有沒有意願接替哥哥擔任資誠的智識總監,有感於他的盛情、義氣與膽識,我不假思索便領受了他的這份情。

在哥哥安息禮拜舉行過後,我立刻到資誠上任,賴所長在他的辦公室裡跟我說「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在合夥人會議中正式介紹我的時候,開玩笑的說「資誠的CKO是兄終弟及制」,我立刻體會到“一日為資誠人,一世感資誠情”那股濃厚的大家庭感情。

記得剛上任不久,我向當時會計研究月刊的總編輯陳依蘋報告說,我是在最恰當的時機,加入了最容易有表現機會的事務所。當時喧騰一時的恩隆(Enron)案剛起,安達信(Andersen)剛瓦解,會計師業正開始面臨社會的「信賴危機」,由於資誠的全球聯盟所早在恩隆案發生之前就預知過去的財報供應鏈問題重重遲早要出問題,因此早已開始推行一連串的革新行動;再者,資誠是國內大型會計師事務所中唯一靠內部成長(不依賴合併)的,因此沒有派系,企業文化較統一,推動革新比較沒有阻力;加上,哥哥在媒體溝通上已經打下很好的基礎,而我過去也累積了將會計、管理等專業知識觀念,以白話的方式傳達給普羅大眾分享的經驗,因此,自認很容易在同業中脫穎而出。

還記得,在第一次正式的部門工作計畫提報的場合,我向薛執行長提到,過去資誠在主要媒體上的露出(exposure),落後主要對手的幅度大約是5:1,我有把握在一年內追平,不料他當下就將目標訂為要逆轉為1:2的超前。事後我才知道他不是隨便說說的,他早已經準備好捲起衣袖陪著我們一起幹,在他帶頭衝鋒的領導下,一年之後,我們不但真的做到了1:3的領先,讓資誠成為國內會計師業的領導品牌,也讓資誠成為好幾所知名大學會計學子最想進入工作的事務所。

雖然到現在我還不明白薛執行長大膽進用我的主要原因,究竟是盛情、義氣、還是膽識?不過,很慶幸能躬逢其盛,參與資誠一步步成為業界典範的過程。

有一年尾牙,我曾經開玩笑的說,覬覦資誠CKO職位的人得久等了,因為賴所長說這位子是兄終弟及的,而我還有一位弟弟。那是句玩笑話,我雖真的有弟弟,但他與此行業素無淵源。不過,我很欣慰在經過四年多的共同工作之後,在原先哥哥建制的部門內,養成了幾位足堪重任的同仁,一位是行銷溝通的高手,一位是智識的接生專家,還有一位是印前的編輯達人,是他們的超額付出,尤其是那位行銷溝通高手的身先士卒引為表率,讓我能有餘裕面對這樣的病痛。

資誠的全體合夥會計師們,謝謝您們四年多來的指導與協助,資誠的全體同仁們,很慶幸我們有緣在這裡相會。不管明日如何?我與哥哥一樣,會永遠心繫「一日為資誠人,一世感資誠情」的這份不解情緣。

日崑  記於2006.03.20

    全站熱搜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