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春Nick剛住院,我趕至醫院探視,卻經歷平生最特別的探病經驗,特以為誌)

春寒乍到,仁愛路上的冷風迎面襲來,叫人直打哆嗦;但我卻無意加快腳步,倒希望時間就此停駐。

忐忑不安的進入512病房,正躊躇該怎麼做,Nick已笑逐顏開的直呼歡迎;於是就一如往常,一陣無厘頭的嬉笑熱鬧開啟了話題,然後政治、社會、經濟無所不談,連讀書時的糗事都拿出來彼此揶揄一番;我渾然忘了是來探病,因為這會兒根本沒有病人。

護士進來巡房,想必感染了歡愉的氣氛,她一邊神情愉悅的忙著工作,一邊逗趣的插上一兩句話;離開時還笑容可掬的跟我說,Nick是她見過最樂觀的病人,而樂觀正是面對這種病,最有效卻也最難得的仙丹妙藥。

時間晚了,我不得不言歸正傳;Nick這才收起高昂的語調,聲音平緩且清晰地描述得病和治療的過程。Nick把得病的前因後果和治療的得失利弊描述的鉅細靡遺,連未來可能的走勢都逐一講解分析;專業的模樣彷彿是在講一段他最擅長的外匯期貨操作,而這次賭的也只是做多日幣或放空歐元,而非自己的身子。

聽到Nick咳了幾聲,我警覺的問到是否累了或不舒服。Nick笑著說不會,只是還不習慣頸部剛裝的人工血管;接著就逕自掀開衣領向我展示,並說有了它,現在做化療打針時可是要比以前容易的多;說著說著還模擬起治療時的輕鬆狀,露出對這個醫學發達的產物挺得意的樣子。

我叮嚀著要特別注意飲食以應付這段治療期的身體消耗,Nick提及他曾請教主治大夫有什麼食物應忌口,醫生居然說已經這樣子了愛吃什麼就儘管吃吧。Nick自嘲似的笑著說能碰到這麼仁慈的醫師真是慶幸啊,而在旁陪著笑的我,內心倒是一陣心酸。

臨走,我用加油代替再見,Nick直覺的舉起右手和我擊掌,讓我想起當年在政大、師大和大誠高中的籃球場上我們曾無數次的併肩作戰,每當處於劣勢時,我們就是用這個手勢為彼此加油打氣。

我走出醫院,心情莫名的覺得輕鬆許多,腳步也不似來時的沉重;因為Nick的開朗樂觀已使我相信,醫生的預言,這次鐵定摃龜(註)!

(註:Nick初遇的醫師對病情並不樂觀)

少偉 於2006.02.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