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areer可以說是在中國信託真正盛開,但卻也在中國信託瞬間殞落,這是一段維持期間算短(前後算來只有五年左右),但卻說來話長的人生經歷。


嚴格說來我這一輩子(除非還有驚人奇蹟)只做過三個工作,第一個是卓越雜誌的總編輯,第二個是中國信託的金融分析師,第三個是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的智識總監。這三個工作看似差異頗大,其實,其核心內容都是一樣的──投入專業的資訊與知識,經過篩選、歸納、比對、驗證等程序,以及裁剪、轉譯、推論、編輯等加值過程,產出含有觀點,具參考性、實用性,而且易於閱讀吸收的資訊與知識。只不過,投入的資訊與知識廣度深度各有不同,服務的資訊受眾,在特定少數與不特定多數的光譜上也有所差異。

在中國信託的那一段(應該是兩段啦!中間斷了一截),讓我體會到什麼是入對了行。在卓越雜誌的十年每天早出早歸(常常拼到天亮才回家),最後還是沒搞出什麼名堂(外顯的名和利),可為十年寒窗無人知。然而,近了中國信託擔任金融分析師,除了前兩個月(以及最後被整的兩個月)的導入期,自主性的加班惡補外,之後,就開始體會到正常上下班,也不必把公事帶回家的生活。非但如此,我的運氣不錯,在預測美元兌日圓由1比80一路回貶至1比120的逆轉行情中一戰成名,使得薪水之外的報酬以及虛榮如潮水般湧來,與在卓越雜誌任職時相較,真可謂事半而功倍。

 
除了俗氣的名與利之外,在中國信託綜合經濟研究所的時期(被截成兩段的第一段),還有幸讓我見識到何謂集天下之英才於一堂的盛況。當時的同事們個個都是出身名校頂尖系所,我說得不誇張,我需要花一整天做的工作,她(他)們大概一兩小時就可以完工,我當時算是個小班長,但是大部分的領導統御工作,都是副班長小惠幫我做的,她是阿信的化身,專門為上司分憂解勞,不過她還擅長吸功大法,算算十年來,她伺候兩位博士還有一位怪咖,也練就了她十八般武藝,金融分析這個領域她執牛耳已是指日可待。

另一位小倩是她台大經濟系經濟所的學妹,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她打字飛快,中英文都一樣,快到令人目不暇給的地步,更恐怖的是,Windows內建的踩地雷遊戲,她踩的速度一樣飛快,肉眼完全看不出哪裡何時曾經停頓過。坐在我前面的小貞,講話做事不疾不徐,因為沒有事可以難得了她,她台大國貿畢業後留日,養成了中、英、日(其實還可以加上台)相互即席翻譯的本事,她也從日本帶回來化妝上班的好習慣,所以我前面的風景也特別好。

有一位最愛玩最愛美的小敏,印象中他好像是我們的學妹,沒錯,是第22屆的,上班好像只是為了有機會展示她的服裝,工作與薪水還在其次,只不過她天資好,輕輕鬆鬆就已經貴為協理。另一位她姊姊曾與我同事在先,而她先生後來也跟我同事的小令,是很認真也很有個性的典型,我很喜歡看她在長官訓示後咬牙切齒的樣子,她先生也是秉持專業認真打拼的典範,不過沒她那麼有個性,所以,我推想她的婚姻生活應該很美滿。

還有一位小玉,是台大圖書館系的高材生(我沒記錯吧?)是我們的圖書館館長,不過,印象中她的功能不是發揮在這個專業上,因為她的王國與我們有一牆之隔,又掌握了進入我們辦公室的咽喉要道,因此,長官要進入我們辦公室時,她總會先通風報信,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正襟危坐。其他還有幾位男生,不在我的“性”趣範圍內,我不大認識,只記得有兩位姓吳的,一個頭髮少,一個頭很亮,:-)他們都是產業研究的高手,改天再請他們自我介紹了。

人說見面三分情,開版先談恩與情的部份,哪天不爽了,開個三版大吐怨與仇。唉,其實沒有啦,比起中國信託為我的career劃出的彩虹,那丁點的驟雨又算得了什麼呢?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