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我是一個喜歡唱歌的人,尤其是有情緒起伏的時候。前一陣子我試著要回顧這一段生病的經歷,沒料到,最先浮現的竟是在不同階段陪伴我渡過困境的幾首詩歌。

我是在2004年的1月(民國93年農曆年前)到國泰醫院進行例行檢查時,發現肝臟的超音波出現了異狀,當時醫師還不能確定是不是腫瘤,只說是有結節,也許是腫瘤,也或許是肝硬化的結痂,要我再做電腦斷層以進一步確認,一時之間忐忑不安的情緒如大浪襲來。

那一週的主日(星期天)聚會,很少在會中點唱詩歌的鉛財(我研究所的同學)弟兄,點了一首“永遠的愛已愛我”的詩歌,當唱到第3節的時候,我突然之間知道了那就是惡性腫瘤,不過,我一點都不感到害怕,心中反而滿是平安。

那一節的歌詞是:

有事曾使我驚恐, 今不再擾我安息;
靠在永久膀臂中, 枕在愛的胸懷裡。
哦,願永遠臥於此, 憂疑、自己,全逃脫,
當祂柔聲的指示: 我是屬祂,祂屬我。

就這麼的,我克服了一般人「疑似」得到癌症時,第一階段的情緒紛擾。

同年二月,我在過完農曆年後去做電腦斷層,果然就是惡性腫瘤,而且已經到了第四期,雖然心中早已有譜,但仍難免有些憂傷,尤其是想到可能就要與妻子永別了,心中的痛終究還是揮之不去。

拿到檢查報告的那一個主日聚會,想到自上大學後不久,離開教會30年了,居然會在人生的這個階段又被帶回到教會中,心中突然湧起了一首詩歌:“當我疲困罪惡境”,我於是央求全體會眾陪我一齊唱。我對其中的第2節感受特別的深:

傷重待斃祂見我, 祂用油酒敷裹,
柔聲細語許我說, 祂要永遠屬我
從無聲音如此柔細, 讚美之聲從心洋溢
愛何大,尋回我! 血何寶,贖回我!
恩何豐,帶回我歸羊群!
奇妙恩,帶回我歸羊群!


我邊唱邊哭的向他們敘述我罹癌的噩耗,並且感謝他們以三、五年的時間,連拖帶拉的把我帶回到教會中。

在我生病一年過後的某一天,我三姐從美國打電話來,無意之中告訴我一段往事,我才知道原來我被帶回教會,還有另一段緣由。

我們家原本就是基督教家庭,從小由一位長輩周來春伯伯帶我們信主,很習慣相約一起上教會,不過,在六個兄弟姊妹出國的出國,就業的就業之後,大家都忙,除了在美國的兩位姊姊,與在澳洲的弟弟之外,其他的就很少再跑教會了。

1999
年我父親罹患食道癌並於同年過世,哥哥也在2001年因肝癌去世,這幾年間三姐往返美台探病與奔喪無數次,每每感覺為什麼原先人人稱羨的美滿家庭,竟會變得如此寥落。她發現我們在台灣的家人都已不再(到教會)聚會,就開始每天為我們禱告,希望我們能重新回到教會。哥哥過世之後一年多,她看我還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只是蜻蜓點水的虛應一下故事,於是更加緊禱告,明確的求告神,希望能差遣一位弟兄帶得動我回教會。

我是在向三姐敘述我被帶回教會的過程中,是由於突然出現了一位新的帶領的弟兄,整本詩歌背得滾瓜爛熟,又隨時吉他在身,我才因此被吸引而規律的回教會聚會的這一段情節時,三姐才向我說出了這段往事的。

那段期間,我對一首名為主,使我更愛你。的詩歌莫名的喜歡,聽了三姐講完電話,再唱起這首詩歌時,有感於姐弟之愛,父神之愛,與禱告力量的浩大,我竟然泣不成聲,接連好幾週,我邊唱邊哭的,一直沈醉在這愛的洗滌之中,而且也認真的提醒自己,好不容易被大愛所尋回,可千萬不要再走偏離了。

我把這首詩歌第1節的歌詞抄錄如下:

主使我更愛你, 和你更親密,
為你名更熱心, 向你話更信,
對你憂更關心, 因你苦更貧,
更覺得你看顧, 更完全順服。
求主天天扶持我, 給我力量保守我,
使我一生走窄路, 使主心滿意足。

在我剛得病的初期,也是剛開始面臨性命交關的那個階段,有很多的治療都是很折磨人的,例如:肝動脈拴塞,以長針自體外進行肝腫瘤酒精注射,還有開刀等等。許多時候,不舒服得讓人只能靜靜的躺在病床上,動也不能動,除了呼吸之外,其他的人、事、物,甚至自己身體的其他部份,幾乎都已與自己無關。

還好,有一首詩歌“主,求你向我吹聖靈”,陪我渡過了那一段漫長而難熬的期間,我想:如果問我哪一種「氣」功對我的抗癌之路最有幫助,無疑的,就是這一種了。這首詩歌共有7節,我捨不得略過其中的任一節,因為不同時候,不同的小節會特別有功效,尤其是在治療過程當中,或是心緒感到不寧的時候,第56節我最愛唱,而當戰勝了那些恐懼和痛楚之後,第7節又成了我新的最愛。

主,求你向我吹聖靈,教我如何吸入你;
  
助我向你胸懷一傾,我的犯罪與自己。
(副)我是呼出我的愁苦,呼出我罪污;
      
我是吸入一直吸入,你所有豐富。
2 我是呼出我的生命,我纔可能被充滿;
  
放棄軟弱或是力勁,吸入憐憫和恩湛。
3 呼出我的罪律桎梏,你已為我全除摒;
  
吸入你的聖潔豐富,發現惟你是生命。
4 我正呼出我的憂愁 在你慈愛的胸臆;
  
吸入你的喜樂、保守,吸入你的甜安息。
5 我正呼出我的病勢,你早已為我負擔;
  
我正吸入你的醫治,因你早已賜平安。
6 我今呼出我的羨慕,入你慈愛的耳中;
  
今吸入你的答覆,平靜疑惑和驚恐。
7 我今每刻都在呼吸 你的生命作生命;
  
一呼一吸都在乎你,求你由我來顯明。

人在處逆境時,有時常是禍不單行的。半年多前吧,有一回在醫院被「折磨」完之後回到家,竟然接到了法院的執行命令,說是受哥哥生前經營事業失利牽連到,要開始查扣我的薪水,而且,連我年邁母親僅存的些微「棺材本」都要全數沒入,當時真有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悲涼感,我尤其害怕,媽媽要是知道了,必定會受不了。

要換是過去,我一定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肝臟肯定又要再受重創了,可是奇怪,當天晚上,我循例在睡前禱告時,將所掛慮的這件事告訴上帝,祂卻給我出人意外的平安,神給我的感覺是,既然生病以來這麼多磨難都靠著祂走過來了,不妨再信靠一次吧!此時,心中有想起一首詩歌“何等朋友我主耶穌!

何等朋友我主耶穌! 擔我罪孽負我憂 ;
何等權利,能將難處 到主面前去祈求 。
多少平安屢屢喪失, 多少痛苦無須受 ;
無非我們未將萬事, 到主面前去祈求 。

沒想到,事情經過之後,衝擊並沒有預期中的大,母親在教會姊妹的一路扶持下,也並沒有因此而崩潰。回想過去,我常常什麼事都衝到前面,東煩惱西擔憂的,搞得自己疲憊不堪,現在,我見了人就想推介他們唱這首詩歌,並鼓勵他們(不管信神了沒)建立睡前禱告的習慣,相信我,一切都會開始改觀的。

今(2006)年農曆年一過,在神的帶領下雅歌聖樂團順利的成立,在選唱詩歌時,我自私的提了一首在倪敏然弟兄的追思音樂會上,方正弟兄獻給他的一首詩歌“親愛主,牽我手”,當初是想:說不定將來可以用在自己身上。這首詩歌原是特別為金恩博士的追思禮拜而作的爵士風格的曲子,我人生的路途其實是花香常伴常晴無雨的,與曲中所呈現的淒涼悲壯大相逕庭,不過由於詞曲實在太美,我還是動不動就拿出來哼唱,尤其是其中的第二節:

我道路,雖淒涼,  主臨近,慰憂傷;
我在世,快打完,美好仗;
聽我求,聽我禱,  攙我手,防跌倒;
親愛主,牽我手,常引導。

四月17日見到仁昌兄的留言,說校友合唱團的雅歌聖樂團已計畫好要於五月底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