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參加了春節後的第一個主日聚會,會中方聖德弟兄點了一首熟的不能再熟的詩歌,第444首,“是愛的神做我牧人…”,因為太熟了,而且曲調已經過時,有點像是中國的古調,因此,原本有些不太在意,懶洋洋的,可以說擺明了有些愛唱不唱的。

沒想到唱到了第四節,當“何等不明,何等可疑。怎能行走無所顧忌…”的歌詞一映入眼簾,全身開始一陣酥麻,是啊!這就是最近心裡最強烈的感受。病了快兩年了,而且打從一開始就是癌末,說也奇怪,一路走來卻是滿了平安,幾乎可以這麼說,絲毫不曾真正感到恐懼害怕,一日復一日,就這麼走過來了。雖然自己也知道,終究還是要面臨終點,不過,卻似乎仍能坦然無懼的面對一切。

原因是什麼?“你的同在滿我途徑。”說明了一切。在過去的兩年的日子裡,真的是無處不覺得一路上滿是恩典、祝福,既然一路上盡是美景,終點又有何懼?說不定那又是一個意想不到的美好。前些天和弟弟日辰聊天,我跟他說,自生病以來,禱告之後明顯感覺事情的發展出人意外的正面的經歷,至少上百次吧,倒不完全是為自己求什麼,而是一些心中掛記著的、期待著的,大大小小的事。回頭一看,真的,我體會到祂的同在隨處可見。

沒有擔心嗎?沒有不捨嗎?當然有。不過,我相信,我的擔心與不捨,上帝都會將它們轉化為祝福,施予我所擔心與不捨的對象。

很高興昨天這首詩歌唱了兩次,在第二次唱到第四節的時候,我不由得站了起來,全身輕微的顫抖,聲音突然放得更開,像是通了電般,我想大家一定都聽到了我上達穹蒼的歌聲了。原以為只有我一個人會站起來,不過,眼角稍一游移,竟還有不少也與我有同樣的感動,原來,深深體會到靠著信心而活、而行的基督徒比比皆是。

謹抄錄這首詩歌的歌詞如下,與您一同分享。


是愛的神作我牧人

一 是愛的神作我牧人,祂常餵養,祂常施恩;

     祂是屬我,我是屬祂,何來需要?何來缺乏?

二 祂帶我到嫩草地場,使我感覺滿足歡暢;

     又帶我到平靜溪流,交通不斷,安息無憂。

三 我時迷路,祂來截回,再側我心受祂支配:

     我常搖動,不甚堅定,祂引導我,是為祂名。

四 何等不明,何等可疑,怎能行走無所顧忌?

     你竿扶持,你杖引領,你的同在滿我途徑。

五 你使我能大膽誇勝,敵雖四佈,享恩如恆;

     我頭油潤,我杯酒溢,我神從來不會吝惜。

六 你的甘甜、奇妙的愛,測量我的一生年代;

     你愛既然永不改變,我的讚美還要加添。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