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花與野花的差別在於命運不同,絕大多數家花從出生就生活在良好的環境中。野花就只有聽天由命,好命的野花生活在風調雨順的環境中,苦命的野花就只有利用短暫的雨季完成生命週期。野花隨時都會被野獸吃掉,或被野獸踐踏,朝不保夕。家花就被主人好好保護,又被灌溉最好的肥料,溫室中的花朵就更好命了。如果花有知覺,不知道她們會是喜歡當家花還是野花?

 

其實家花都是從野花移植變成,有時一家的家花卻是別人家的野花。只要長錯地方,再好的花都變成野花。我們家草地的草長到別人家不同草坪上就變成野草,被除之而後快。

 

小時候在臺灣,野花是很不起眼的小花,沒有什麼人會去注意去欣賞。到美國東部讀書,才發現野花的地位在美國是非常重要的。也驚覺高速公路旁邊的野花,不但花朵大,顏色也美麗,就像美國的女人一樣,忍不住要多看幾眼。而且關於野花的書很多,還有野花俱樂部,可見喜好野花的人不少。當時為窮學生,連家花都沒有,更沒有時間也沒有資源去研究野花。


在美國東部,沒有得到野花之利先得到野花之害。春天時,校園裡花海一片,風吹花粉落,地上一片黃色,如果不得花粉過敏那是奇蹟。真是踏花歸去鞋底黃,出外回來鼻頭紅。記得每天上課經過一大片草地,每年初春一片紫色小花覆蓋,不多久,長得高大的黃色野花蓋過紫色小花,大地變成一片黃色。又沒多久,野花被除草機剪除,大地變回一片綠色。有些人天天經過美景,卻視而不見,觸而無感,聞而不覺,缺少了感性與靈性。上帝創造的多樣性與差異性在此表現無遺。

 

加州的州花是加州罌粟花,它的生命週期與加州的天氣息息相關。地中海型氣候的雨季是在冬季,加州罌粟花利用冬季的雨水在春季生長開花播種。春天時加州野外,常可看到一片片橙黃色的加州罌粟花。加州政府為了保育州花,於是在蘭開夏(Lancaster)設立加州罌粟花保護區(Antelope Valley California Poppy Reserve),然而該保護區完全是自然生態,政府從未灌溉也未播種,因此每年花季的盛衰,全看老天爺臉色。

 

2010年春季的卡理梭平原國家園地( Carrizo Plain National Monument )野花之旅,只能以震撼來形容。鋪天蓋地的野花讓你完全地降服於上帝的大能。腳邊的一朵朵小花與一望無際的花毯都美不勝收,那是野花的極致,有幸看到的人是被上帝寵幸的幸運者。這兩年勝景不再,就更加珍惜那年上帝打翻色盤時即時招喚我而看到那無與倫比的奇景。立足於巨大山谷的花海當中,輕觸昂首的野花,就好像輕觸上帝的衣角,頓時激動不已。抬頭望去陽光一片片穿雲而下,照得野花金光閃閃,我感覺到上帝溫暖的氣息,我依偎在上帝的懷中,我感謝祂的恩寵。

 

死亡谷國家公園與約書亞樹國家公園都是沙漠型的國家公園,在那非常乾旱的環境裡,卻長出非常奇特而美麗的野花,讓你嘖嘖稱奇。



到阿拉斯加,看到西班牙苔(Spanish moss )掛滿樹枝隨風飄逸,蠻詩情畫意的。它們是最為人知的空氣植物,一般人不知道牠們也會開花。空氣植物是長在空中的特別植物。空氣植物與蘭花有相同的特性,都生長得非常慢,但是比蘭花好養。它們一樣會開花,只是花並不太好看。有時候,一棵小小空氣植物卻開出很大的花,讓你驚奇。它們像蘭花一樣長在空中樹幹上或是石頭中,只是它們的根不會吸收水份,只是用來固定植物。生長所需的水份由葉子上的特別細毛吸收。


我喜歡自然,野花是自然的奇景,它們的美是自然而毫無妝扮,它們吐露出堅苦卓絕與剛毅的美。野花表現了上帝的創作與上帝的美學,更流露著上帝的柔情,也是上帝給我們的珍貴禮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