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台灣癌症基金會所辦的第二屆"抗癌鬥士選拔"的活動、千惠入圍了前二十名、為我們的抗癌鬥士、加油!http://www.canceraway.org.tw/fighter/fightershow.asp?IDno=15


出國唸書一直都是我的夢想,當我從成大分子醫學研究所畢業,正將一步一步實踐我的理想之際,我的生命好像被開了一個大玩笑,真不敢相信一直覺得自己很健康的我居然生病了,而且是眾人認為的末期絕症--大腸癌第四期,當時我才26歲。

兩年多前,在其中一次的突發性下腹痛,我在婦產科門診經超音波診斷出卵巢腫瘤,因為當時腫瘤引起劇烈疼痛,醫生告知必須立即平躺住院,並在隔天就被送入開刀房緊急開刀。在開刀房中,起初婦產科醫師以為只是一期的卵巢癌,不料,又發現有段大腸異常,隨即照會直腸外科醫師協助開刀。由於開刀前我沒有做過任何全身檢查,短期內又不可能再度開刀,於是外科醫師將我的腹部從橫隔膜下至恥骨全部劃開,徒手一一細心的檢查我的各個臟器。第一次開刀,一共切除了左邊卵巢、十幾公分的大腸及兩塊肝臟,留下了約40公分的手術疤痕。

在手術恢復的期間,我受到非常好的照顧,每天仍然笑臉迎人,一心只想趕快恢復,出院之後就可以繼續回到工作崗位,準備幾個月後出國參加國際會議。起初,我的家人委託醫生和所有的人隱瞞我的病情,當我得知我罹患的是五年存活率不到10%的第四期腸癌,一堆一堆的醫學知識,統計數字,人的評論,還有多少痊癒的機率?……在我的腦中盤旋不去,帶給我好大的恐懼。甚至我開始埋怨上帝,為什麼要允許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藉著周遭的親友、老師、教會及信仰的支持,讓我重拾信心,使我有力量重新面對我的生活,也讓我有勇氣去面對我的疾病。於是,我又能開始樂觀的過生活,定期去做治療,並完成了8次的化療。在化療其間,常常還是或有挫折或是信心軟弱的時候,透過自己及大家的禱告,幾乎都能克服我的擔憂與恐懼。讓我每一次都可以很順利的住到病房; 每一次白血球都可以達到正常量,可以很順利的完成化療; 從來沒有嘔吐; 所有的副作用在我身上都極其輕微。我也會掉髮,而且,還掉了一半以上,但因為掉得很均勻,讓我還不至於需要帶假髮,外表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我一直是讓人看不出來的癌末病人,不只外表上看不出來,還記得有一次,正在做化療,護士小姐衝進來,緊張的問道:” 你會不會噁心,嘔吐,食慾不好?” 我非常訝異,她會這麼問我,因為當時的我,正在吃早餐,啃著豬腳。我才知道,原來我是特別的。

化療結束後,也並不代表我從此就脫離癌症了,不再受疾病的威脅,雖然我很希望如此,我還是要每天口服化療藥,算是比較溫和、持續性的化療。幾個月後,我就復發過一次,在肝臟長出了一顆腫瘤。日後,住院經過電燒處理,接著換了新的口服化療藥,又造成手腳脫皮、紅腫、疼痛難耐,但,神總是眷顧我和眾人的禱告,讓我身體和心情上很快就恢復了。平靜的日子對我來說好像是短暫的,又經過了三個多月,肝臟的另一個地方,又冒一顆腫瘤,讓我又再度住院治療,記得這次我恢復的超快,住院兩三天就出院了,一出院既不會疼痛,食慾也沒有影響,又可以繼續上班。

在經過了疾病的試驗,我進入了心思的戰場。我發現最痛苦的事情,不是醫生宣告你得了癌症,而是心靈的幽谷,情感上的掙扎,那種痛是絕望的,彷彿把妳的整顆心,整個人都撕裂了一般。在那當時,我埋怨神,向神怒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總是我?』、『我的上帝阿,祢真的存在嗎?』為何神要再次將難處放在我的生命中!透過信仰將我破碎的心重組起來,在此刻我才發現,我們常常注重身體的破碎,更甚於心靈的破碎,其實,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的,我應該要先求心理剛強健壯起來,才能使我有正確、正向的心態面對抗癌之路,或者是說面對各樣的試煉、挑戰。

在這抗癌之路上,雖然辛苦,但在我的工作上,有許多的祝福,我協助完成了一篇論文的發表,而我的指導老師也連續兩年都帶我出國參加國際會議。直到我再度復發,被迫停下工作,專心治療。在這期間,工作上的成就感與病況的演變,常讓我思索,什麼才是我應該追求的?什麼才是有意義的生活?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要如何過一個不悔的人生?……

在去年底,剛從美國聖地牙哥開完會回來,時差和心情都還沒調適過來,因為腫瘤多處復發,我就按照醫師的計畫住進了醫院,兩天後,又開了一個比之前更大的刀,歷經13個小時的大手術,切了7-8處轉移的腫瘤,而且還多了個人工造口(人工肛門)。術後的化療,它的副作用使我的臉長滿嚴重面皰,看起來狀似毀容,非常嚇人。重重的難關,將我重重擊倒,不想出門、不敢面對人群,腦中充滿著自卑與負面的思想,只想消極的面對我的人生及未來的治療。當時,我好像放棄了我自己,但是,沒有人放棄我。在一次教會的禱告會中,我無法克制的不斷哭泣,因為臉部的脆弱及潰爛,拭淚的面紙上沾滿了淚水與鮮血,這些鮮血好像在暗示我沒有哭泣的權力,反而讓我哭得更凶了。

說也奇怪,那一夜後,剛好是2008年的第一天,我明白我必須要做一個選擇,我要選擇哀怨的躲起來,自艾自憐的獨自去過這一年,直到我的治療結束,重新恢復面貌。還是,我要選擇勇敢的走出來,讓我的2008年成為很激勵人的美麗故事!?我知道當我要選擇前者,沒有人會說什麼,因為美其名我可以說我是在『專心養病』阿!但,我選擇後者。在我做了這個選擇之後,我努力朝著這個方向前進。這條路依舊難走,困難仍然在,我的心情卻不因苦難而被擊倒。

我不再懼怕人群,外表只是一時的,我依然是我,不因為外表變化或是需要帶著人工造口而有所不同。在教會中,我也願意上台服事,因為我知道大家看到的會是我的笑容、我的心,而非長滿痘痘的臉或是殘缺的身體。我更主動爭取參與教會舉辦的東部青少年夏令營,因為看見人心裡的需要、看見弱勢團體資源的缺乏,我渴望能成為那傳遞祝福的器皿,將我曾經接收到的愛與祝福,帶到需要的地方。在籌備的過程中,化療常讓我感到虛弱與體力不足,這樣的付出真的很累。但在營會期間,看見這些青少年生命的改變,看見他們純真笑容,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最後一天,當他們發現我是癌末患者,回想著這幾天,我陪著他們跳晨操、帶活動、唱詩歌、爬山、戲水……,看著他們驚訝的表情,我相信我樂觀面對生命的態度,讓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2008年還沒結束,我的生命故事依然再寫,剛辦完營會回來,身體檢查報告就顯示腫瘤復發了,可能要再歷經一次大手術,也可能會有其他積極的治療。說不害怕、不擔心,這是騙人的,如果又跌倒了就繼續再站起來,轉個眼光,用感恩的心面對一切,就會發現自己得到的遠比失去的多。雖然我是癌末病人,我常覺得我是個幸福的人,有好多人愛我、關心我、幫助我。在這兩年多的治療當中,歷經20次的化療,從來沒吐過,也都能保有頭髮,每次都能順利住院化療;遇到需要自費的藥物,又常常遇到減價;需要幫助時,就會貴人相助……。其中可以數算的恩典不計其數,很多人說我像是VIP的病人,是最幸運的病人。

在不斷經歷復發的心情,也常常是很矛盾、掙扎的,流了不知多少的淚水,當我想到『我會不會再經歷一次大刀?』我還是會害怕,百般的不願意這恐怖的手術不斷重演,我大聲的向我的上帝說『No!我不要!』後來,一個問題又從我腦中浮出,『如果我每經歷一次大刀,我就可以再活一陣子,我願不願意?』我也馬上和上帝說『No!我不要!求祢幫助我好過一些!』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問題,『我希望上帝早點讓我回天家嗎?…如果假設我每經歷次大刀,我可以多活半年,上帝必定會幫助我,並讓我的生命可以榮耀祂的名,並成為許多人的幫助,我願意嗎?』喔~真不敢相信我的心居然動搖了,含著淚向上帝點點頭。

在抗癌的這條路中,那當打的仗我還沒打完,該跑的路也還沒跑盡,我的責任還未了。我希望在我活著的每一天,我都能像有運動家精神的運動員,參加著障礙賽;或是像在戰場上的勇士,面對著前方的敵人,就算知道前面有障礙或兇惡的敵人,依舊絕不放棄、勇往直前、堅持到底,因為這是一個運動員及勇士應該做的!癌症不代表宣判了死刑,更不代表你失去了擁有快樂的權力。癌症雖然讓我的身體有著些許的不方便,但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肉體的不便是無法限制我裡面綻放的生命!罹癌之後的我,不論順境、逆境,我倚靠上帝,讓上帝成為我最大的力量和幫助,因為祂的恩典是充足豐富的!罹癌之後的我,讓我重新調整生命的優先次序,才開始覺得自己真正的活著。

如果有幸獲選成為『抗癌鬥士』,我計畫能用獎勵金來出書,將我在罹癌後所寫在部落格上的文章集結成冊,希望能夠鼓勵同樣在苦難中的人,也希望能激勵周遭的朋友更加珍惜生命。我無法一一的向人述說我的經歷,書可以是一個很好的媒介,將我領受的祝福傳遞給需要幫助的人。

「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聖經腓立比書4:6-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