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煙雨浙江潮 不到萬般恨不消
及至到來無一事 廬山煙雨浙江潮
宋 蘇軾


華大的櫻花終於盛開了;沒來西雅圖之前,就聽人說每年春天的UW櫻花盛開 (cherry blossom)多麼美麗,學校網頁上也看過照片,很是奪目;隨著西岸春天的日漸逼近,心中不免期待著。

今天經過QUAD,在大概有一個足球場大的那片草坪上,櫻花真的盛開了!成排的老樹枝幹斜伸天際,在深黑色的枝幹襯托下,益發顯出粉白色櫻花的柔和嬌美;其中一兩株早開的櫻花樹下,則已經飄落花瓣,點點繽紛落在綠色的草坪上,真是很美。




奇怪的是,第一眼瞄到這期待已久的美景時,心中浮現的是蘇東坡的那首詩「廬山煙雨浙江潮」。不就是這樣嗎?詩人心目中神往已久的廬山煙雨,就是廬山煙雨,浙江潮,就是浙江潮,而我想像中的櫻花盛開,不就是櫻花盛開嗎?

回顧人生的追尋當中,多少期待中的場景,一旦實現了,竟然會浮起悵然若失之感;心儀已久的美女,追到手了,不過如此,婚外情照樣發生;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賺到手,高興一下子,又朝下一個投資邁進;博士學位到手後,又開始拼國際期刊發表論文;去過了尼加拉瀑布,再計畫走一遭長江三峽;於是,一個接著一個,我們不斷設定下一個目標,攀登另一個頂峰,不達目的決不干休,正是「不到萬般恨不消」!




傳統上,歷代高僧臨終前,都會留下所謂的「偈」;弘一大師離世前留下「悲欣交集」四個字,廣欽老和尚涅盤前則說「無來也無去,無代誌」(台語:沒事)。弘一畢竟是情感豐富的文學家、藝術家,擾擾紅塵走一遭,留下了多少愛、恨、悲、欣?而念佛念到一心不亂的廣欽老和尚,則已達淨土境界,好一個「無代誌」,其實一切愛、恨,功成、名就,到了終點,回頭一看,沒事,正是「及至到來無一事」!

多年前,曾經在倫敦的一個博物館,看到西藏喇嘛們拿著色彩鮮豔的細砂,小心翼翼地將彩色細砂,慢慢地倒在在一個已經有輪廓的圖形平台上,當時不明白他們在做什麼;多年以後,在一個聽經的場合偶然得知,原來那叫做「壇城」 (Mandala),是西藏喇嘛一種修行方式;喇嘛們在酷熱的寺院內,專注地在事先畫好的圖案上,用各種顏色的細砂一點一滴的構築出完整圖畫,那幅畫也叫做Mandala,完成一幅畫可能要耗上好幾天;可是,一旦完成了,立刻大袖一揮,精心完成的作品轉眼飛灰煙滅。

我聽了十分震撼,除了震撼於這樣毫無眷戀的detachment,也悲哀地想到真實人生不就是如此嗎?我們精心設計、苦心規劃的人生藍圖,即便是如願地逐步實現,無常一來,造化一揮手,還有什麼是存在的?南亞大海嘯瞬間奪走二十五萬條人命,人可能渺小到連顆細砂都不如。





說到底,難道我們都該停下手中的一切,反正,及至到來無一事,何必去苦苦追尋廬山煙雨呢?

也許對神佛來說,這個宇宙是沒有時間與空間的,可是,對我這個眾生而言,我還是只能兢兢業業地走完這段屬於我的時間,創造我的空間;唯一不同的是,明瞭達到目標後的空虛與惆悵後,我學會不急著趕路,學會邊走邊欣賞沿途風景,體會每一個轉彎處的驚喜,欣賞每朵路邊小花的美麗,而不再像孩子一樣,不停地探問:到了沒有?

慧美  於 2006.03.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