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身體就不好,加上有個也許比我還神經質的姊姊,老是疑神疑鬼自己可能得了癌症,因此,記得從小學開始,就一直對癌症心存恐懼,聽到周遭有誰得了癌症,總會積極打聽症狀是什麼?先期徵兆為何?

印象中,最早曾經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腸癌,而且不只一次,因為,偶爾會大便突然變細,或是像貓屎般一顆一顆的,「據說」那就是腸癌的徵兆;後來,照X光,醫師發現左右大腿不大對稱,似乎左腿骨有隆起現象,又開始擔心是不是得了骨癌;青少年期,發現胎記周緣似乎愈來愈不規則,四十剛過,臉上就長滿類似老人斑的色塊,也兩度懷疑是不是得了皮膚癌,七、八年前,老同事張文權鼻咽癌住院,也因為同樣有耳鳴、鼻塞、頭疼的毛病而擔心了好幾年。

今天中午在長庚生物科技做「身心靈轉化」的療程,其中一段,是躺在類似以大卵石鋪成的床榻上,四周的牆面貼滿綠竹林的壁紙,頭頂上的天花板嵌有像是星光點點的微弱彩燈,當我躺定之後,耳邊立刻傳來一陣一陣曠野的風聲,那帶有些為力道的風,似乎愈刮愈響。

最近我比較常接觸類此轉換「場域」的音樂,因此,一個念頭,立刻決意將自己融入這個情境,冥想著,曾幾何時?在哪種際遇之下?到過這個場域。忽然間,我覺得我好像真的到過這裡,那時身處曠野,也是深受絕望之疾所苦,孤寂一人,還面臨淒風苦雨與飛禽走獸的威脅,聽著風聲,那份悲涼、孤苦、無助與恐懼,似乎一下全襲上了心頭。

再一轉念,回到現實。這一刻我哭了,暢快的哭了,我哭是因為:我是何其幸運,這一次,我有高牆厚瓦可以安身,有先進的醫療院所為我照護,此外,還有如帝王般享受的醫療SPA做為輔療,那份悲涼、孤苦、無助與恐懼,轉眼間似全得到了撫慰。

我想到當初一知道罹癌,參加的第一次聚會(主日崇拜)唱到的詩歌:“有事曾使我驚恐,今不再擾我安息…”再度,我又流下淚來。是不是不只在這一世間我對癌症有這份恐懼?也許在早先的哪一世間?又,或者其實是累世?我的靈魂就一直受那份恐懼所苦。是不是這一世罹癌,為的就是要徹底讓我的靈魂得到永恆的療癒?

無怪乎,生病之前,我就先被帶回教會;自己罹癌前已先陪爸爸哥哥走過兩段罹癌歲月,因此不那麼陌生;得病之後常適時遇貴人指點,遇到好的醫生;得到上司的關愛、同事的體諒,能得以安心養病;妻子、及家人無悔的付出,一批一批老朋友們的哄著…回想過往的一年多,一天一天,我那份驚恐的靈魂確實已越來越沒有恐懼,不再無助,不感孤苦,而且充滿平安與溫暖。

經過了這個體驗,我似已得到一種完全的療癒。我要再一次鄭重的:感謝神,謝謝醫生,謝謝人類科技,謝謝蓮曄與家人。當然,也要謝謝正在瀏覽這篇文章的你,沒有過去的你,沒有今日的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