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剛得到癌症的病人,面臨的第一個難題都是:該選擇什麼方式醫治?是西醫,還是中醫?是正統醫學,還是民俗療法?是對症下藥,還是補氣養身?感覺上,西醫比較以「治標醫病」為主,而中醫則是以「逐本固命」為重。

我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在一剛開始的時候也有些手足無措。推薦以中醫為先的朋友常不忘諄諄告誡:開了刀中醫就救不了了,化學治療或是放射治療更無異是飲酖止渴。而正統西醫的醫、護朋友則會以有具體數據可查的實證研究,提醒西醫雖不全然有把握,但尋求中醫或是偏方則更是盲目冒險。

經過研讀一些前輩們的論述,以及在漫長就診過程中的揣摩,我的體會是:若能將「病的破壞力」和「命的免疫力」、「命的療癒力」分開來看待,那麼前述難題就能迎刃而解了。簡單來說,「病」代表負面的能量,「命」代表正面的能量,生命的品質出現狀況,例如:生活作息不正常、壓力煩惱不斷、不當飲食、過度放縱等,就容易讓病的破壞力有機可乘。而當病的能量一直超過命的能量,健康就會持續往下走,只有當命的力量超過病的力量之時,病情才可能出現轉機。

我在發現肝癌的時候已經是第四期,最大的腫瘤達12.5公分,醫生說隨時有可能爆掉,造成器官衰竭。其實發現罹癌之前的一年,是我生活作息、工作負荷最正常的一年,當時我已被帶回教會近九個月,每天散步近一個鐘頭,也已經非正式練了一種氣功近半年,照推斷,生命的品質應是在改善當中,不過因為當時病的力量已如雪球般愈滾愈大(正常細胞突變為癌細胞至少須經四、五年),正面力量的改善緩不濟急,因此我在許多朋友的勸阻下,還是選擇了西醫的開刀、酒精注射、拴塞、化療、放療等等,以外力強加抑制病的破壞力肆無忌憚的逞兇。

然而,我也知道細胞既已開始病變,要扭轉它並非易事,必須在生命本質的改善上再多下工夫才能真正得到轉機。況且,我身上的癌細胞已經透過血液,四散在全身各處,不可能殺得盡,也是得依賴本身的免疫力、自我療癒能力,才能除惡務盡。因此,目前的我,已經設法逐步減低對西醫的依賴,以宗教、心靈、氣功、免疫療法等等,偏向以正本清源的途徑來面對病況。

回頭想想,時至今日我之所以能平安走過癌末的一年半多的時間,是要歸功於發現癌症前的宗教、氣功、作息改變、規律運動、親友的祝福等等等等的,否則等不到開刀,早就被擊倒了。

癌症病人多半是命出問題了才會生病,因為癌細胞是自體的細胞發生突變,而不是外來的病菌在作祟,因此,究竟癌症病人該先治病,還是救命?如果問我,我會覺得以期望痊癒的觀點而言,該以醫「命」為主,因為那才是正本清源之道,尤其當還在最初階段,而且西醫治療的副作用明顯大於癌症進展的威脅時,可考慮先醫「命」後治「病」;而如果已經有立即的生命或器官衰竭的威脅,則就該先治「病」,因為這時候光靠正本清源可能緩不濟急。

以上是我的心得,不見得正確,但那是讓我在選擇就醫途徑時,可以不瞻前顧後的思惟邏輯,或許可以當作他山之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