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如果將人生劃分成幾個階段的話,大學時期應該是影響我很深的一個時期。在四年的時間中,我認識了一群死黨,據我的一個以前唸政大經濟系同事說,以前在校園,就常看到我們這一夥人,可以想見當年我們在學校打著企管系的招牌,也著實囂張了四年,現在回想只能用「年少輕狂」四個字來形容。


畢業以後,大家各奔東西,就如孔子所說,我們中間真的有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聯絡。這二十年間,工作、家庭的各種牽絆,使得我們都只能在平日的生活中打轉,大學時的那些往事,大概只有在午夜夢迴時才會猛然出現,才會想到四散各方的老同學們,現在怎樣了?然而第二天,我們又還是汲汲於瑣事,把這份掛念暫時擺在一邊。


這次的系友大會對我是很彌足珍貴的經驗。珍貴的不只是見到了畢業後就失聯的老師、學長及同學們,而是讓我有機會再次想想生活的各個priority。

毛仁傑一打電話通知我系友大會的消息,我馬上就轉而通知了Lu、季妹、孔子以及到現在都還隱身的漢強,最讓我驚訝的是,孔子居然一口承諾要從美飛回來(其實我應該知道的,她連民歌演唱會都要飛來!),系友會前後,見到了很多的同學及學長,一點一滴的過往慢慢地堆積(當然也嚴重地讓我認知道年紀大了,很多事情已經需要努力又努力地自記憶底層挖掘出來)。

但是這還不是最最令我震撼的。沒錯-震撼。我說過,你們是最能激發我血液中的瘋狂因子的;而這次,你們所挑起的更是我潛伏的「熱情」。我本來就是一個比較內斂的人,過去二十年沒有你們在身邊刺激,我給人的感覺就是理性、嚴肅,甚至有點冷漠。對於周遭事務,並沒有太多的參與感。系友會之後,不知怎的,我突然覺得我有滿腔的情感想要抒發,我開始會管閒事,上次我們長官落難,我甚至還發了一封簡訊給他,這對我都是難以想像的。
 
雖然Nick常被我們消遣,但是我真的很感謝他。雖然他曾在破萬版中說,我們是為了紓緩他的病痛,然而我相信我們從他那得到的更多。我們知道生命是多麼地值得珍惜及爭取,生活也可以是那麼的充實,面對艱難更是可以如此的從容。

而更重要的是,我們有了更緊密的聯結。未來的日子,一定還有波折,工作、家庭、子女一定還有層出不窮,需要我們煩心的地方,但是我們可以相信-在精神上,我們是可以互相扶持的。

別忘了,我們還有2007年之旅--希望最會渡假的孔子,能為我們規劃一個驚奇的旅程。


插花照片兩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