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多星期以來,身體又開始感覺有些不舒服,什麼原因?不曉得。上星期二在長庚做完療程之後,開始感到左邊臀部會酸痛,而且有上下兩個痛點,在此之前,我曾因為疼痛似有改善,而將口服止痛葯自動減量。是這個原因嗎?還是最近平甩手氣功做得比較勤,抑或是恢復了長庚療程帶來的所謂「好轉反應」?不得而知,不過就是不舒服。

後來,看了馬偕血液腫瘤科張明志醫師著的《安寧的藝術》一書,知道肺部轉移後期會有肋間膜的疼痛,又開始疑神疑鬼,覺得背部的酸痛感也在增強著,一時之間情緒有些低落。

其實,上週在「靈性生活」上也有一些體會。自生病之後,每天幾乎都是由晨更(morning watch,或稱晨興,大致可說是晨起的靈修)開始的,我們教會印有成冊的每日研修經文,可供獨自或與他人互動靈修。可自從Nicklink堂皇開版之後,日子好像變了,起床第一件事變成是打開電腦,看看又有哪些傢伙欠扁,狠狠給他K下去。因為起床到上班中間的時間本來就不長,加上還要用餐、著裝,久而久之,我的晨興習慣就這麼不見了。不知怎麼的,上週心裡就開始在嘀咕著,好像心靈有些乾涸,慢慢感覺不到心中的那份平安。

我近來一直覺得,所有的崇拜儀式,包括:唱詩、祈禱、讀經、呼求上帝的名號等等,都有類似上網連線的效應,可以除罪(掃毒)也可以加力(下載),一段時間忘了連上Nicklink,忘了連上中時電子報,忘了連上鉅亨理財網,忘了跟「家裡的」連上線等等,總會覺得渾身不自在,無怪乎,久未連上上帝,那種徬徨無依不夠紮實的感覺又回來了。

這星期我努力著恢復這種靈修,第一天遇到國慶放假,好辦,有了好的開始。星期二亢奮於Nicklink與Oyaya結盟的進展中,忘了。接近中午,到仁愛醫院門診,才又想了起來。幸好,我們教會還印了口袋型的精簡操練卡,印上每日推薦讀經經文,從進醫院門口就想找機會補一下課,掛號的時候又想起,上洗手間時又惦著,不過,總是一晃眼又忘了,終於,在候診號次將屆前的十分鐘左右,打開了那份「禱讀卡」開始研讀。

讀過之後,方才了解為何有股力量催促著我要翻開來讀,上面的經文是這樣寫的:“……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裡面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讀之前由於身上的痛點持續又擴增,確實心裡充滿「都絕了」、「必死的」的淒涼,不過讀了之後,我發現,那份難以言喻的平安,又回來了。更巧的是,在我心裡那份感動剛在跳躍的時候,我右前方不遠傳來一個手機的交談聲,“喂,我是31召會的XXX,……”,是我同教會的弟兄現身在我的身邊打電話,好巧。

隔一天,那本冊子上提到,基督徒在世上,最可貴的,是神會對你說話。

這次的經驗是巧合嗎?是又一次的巧合嗎?我不這麼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klinkers 的頭像
Nicklinkers

Nicklinker 抗癌部落格

Nicklin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